Hello!我喜歡玩桌遊,也喜歡交朋友,玩桌遊玩久了, 總是會想分享給大家, 不論是玩新遊戲, 還是玩遊戲的心得, 都會不自覺的想與人交流, 我想桌遊的魅力就在這裡吧, 因為與人互動而不會寂寞, 因為有共通的興趣而不會覺得無趣

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

一樣的月光,不一樣的心情(第二屆月光節心得)

(圖片來源:月光桌遊節 FB

桌上遊戲的推廣,一直有賴於出版社以及玩家愛屋及烏的態度,藉著好玩有趣的桌遊,降低人與人之間的隔閡,提供另一種層次的休閒娛樂。

今年的月光桌遊節是第二屆舉辦了,身為桌遊資深玩家的我這次擔任參展的銷售推廣人員,著實感觸良多;近年桌遊漸漸普及到學校、家庭教育、以及增進親子關係的層次,逛展的遊客也越來越多元;我這次協助參展的攤位有兩個,一個是以代理重度策略遊戲為主的"桌遊倉庫工作室",以及主要市場在海外的"摩埃創意工作室",有趣的是這兩者在台灣都非主流市場,如何在這樣的背景將產品推廣出去,是這次展覽很好的練習機會。

"摩埃創意工作室"的主流市場一直是英日,他家的遊戲總是有引人入勝的背景,多半是獨立創作,在台灣的知名度卻也不少,許多玩家聽過摩埃的名字,聽過"鬱金香泡沫"、"第九號交響曲",今年摩埃的新遊遊戲,主推輕度策略"怪盜對決",還有包含本土設計師的劇本殺作品"櫻花樹下的約定";"第九號交響曲"是我本人很喜歡又愛推廣的遊戲,從貝多芬的詛咒連結到玩家間的心機,光是介紹背景時讓聽者臉上冒出好奇的表情,足以告訴我他們對這個遊戲有興趣,更棒的是摩埃在試玩區也放了一盒"第九號交響曲"及"怪盜對決",很自然的就可以引導逛展的朋友過去試玩;其實對於一般玩家來說,玩過後購買才是客戶合理的SOP,既然要玩就要懂規則,如果讓玩家自行理解規則其實既耗時間又不保險,所以推廣後有興趣時,我會請一位工作人員或是自己直接到試玩區教學,玩家出身的我知道,對於學規則一直是玩桌戲最耗時間的挑戰,展場的目的不就是希望給玩家一個愉快的體驗,協助玩家跳過這個階段,對於老鳥跟新手一樣有吸引力。
"怪盜對決"的背景稍嫌薄弱,有興趣的玩家不乏因為美術吸引而來,就連低年級的小朋友也因為美術要求試玩,小孩子的視覺判斷是不會騙人的,"怪盜對決"也成為摩埃這個展賣最好的遊戲,這都歸功於日式的畫風以及炫目的閃卡,遊戲性當然有一定的程度,美術卻絕對是讓玩家心甘情願的催化劑。



"桌遊倉庫工作室"代理的遊戲都是強作,包括農家樂作者玫瑰山的"玻璃之路"、奧爾良作者Reiner Stockhausen的"南美高原",更不用說總是排在BGG前五名的"殖民火星",這些遊戲的遊戲性無庸置疑,相對於玩家來說,門檻就在於對規則的理解;我常說要認識一個人,或是介紹自己,是不需要把自己的平身作完整的陳述,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概略,有興趣對方自然會去了解;對於桌遊的推廣也是一樣的道理,遊戲的背景就像是門面,吸引客戶進門是推廣者首要的工作,然而一般玩家對於冗長的規則以及細節過多的講解一向沒有耐心,不過換句話說,如果我是逛展的玩家,我也不會想花大把的時間只為了瞭解一款遊戲而已,所以在推廣這類型遊戲,一方面要了解怎麼凸顯遊戲的特色,一方面要區分玩家的類型,第二點跟第一點等同重要,區分玩家類型是讓銷售人員節省不必要的心力,亦也是轉換介紹方式的練習機會;我在會場遇到駐足的玩家時,我都會先問問玩過甚麼樣的遊戲,如果對於"神農電波"不排斥甚至喜愛的玩家,通常在介紹遊戲時會以機制的創新處多作著墨;當然也不乏只玩過派對遊戲的玩家,這樣我就會用遊戲背景的介紹試探它們的興趣,以這樣的方式推廣所獲得的回應正面遠大於負面,因材施教不僅只是用在教育,對於推廣依然有效。

辦展是了解市場最好的機會,更何況收費的場所已經幫出版社篩選出消費族群,市場是需要經營的,日常生活中許多人聽過桌遊,也玩過桌遊,許多人後來不再玩,或只是玩過,我覺得都是因為不善經營造成的;我常說桌上遊戲都是合作遊戲,一群人要合作的坐在一張桌子,對一件事物有共同的想法,遵循共同的規則,這不是合作是甚麼呢? 總不是被逼著玩桌遊吧。很感謝月光桌遊展的主辦單位,也正好是摩埃工作室,他們耗費心力且不遺餘力的辦展凝聚產業向心力,在現在的社會已不多見了;但願我一個玩家小小的淺見也能對這個產業多些挹注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